他与那女孩

    时间:2018-02-09 第一次正式见面,是在一次系大会的下午。
    他看在担任系会干部的朋友面子上,一向都会出席系大会,也就只是出席而已,除了少数真的有兴趣的事项以外,通常是连举手投票都懒。
    不过,近几次的系大会应该会比较热闹一点,毕竟这是新学期之初,大学新生对于任何事项都总是比较捧场一点。
    学期之初,有太多事情要张罗,这个时候的系大会也特别热闹,主要是关于迎新露营、系际篮球、还有啦啦队比赛等活动,虽然实际时间还很远,啦啦队比赛甚至是下学期的事情,但系会干部们已经轰轰烈烈的开始宣传并筹备,这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    走出会场后,他揉了揉眼,心里想着,这些以新生为主的活动不知道会不会向二年级以上的他们讨人支援。
    去年的篮球赛跟啦啦队等活动,当时身为新生的他是都有参加的,也记得有少数学长学姊加入,但不太确定这些学长学姊究竟是当时的干部,又或者真是从高年级找来的额外帮手。
    总之,没有这回事的话就好,万一真来找人帮忙,他觉得最好尽量回绝,这种事情去年体验过就好,也该轮到自己坐在观众席上了。
    「等一下,学长。」
    就在思考的当下,一道声音叫住了他。
    这一刻,就是她与女孩的第一次正式见面。
    其实不算是一件锺情,事实上,从他身后跟来的人不只一个,而是五、六个学妹一起,那位女孩身处其中,并没有马上留下特别深厚的印象。
    她们是新生中最早建立起交情的小团体之一,其中几人属于对课业比较有企图心的那种类型,为了多探听几位老师的情报,正在跟几位系会干部聊天,刚巧其中一个就是他在系会的朋友,那位朋友看到刚走出门的他,就直接叫这群学妹追上来,号称重要情报都在他身上。
    他心底是有些哭笑不得,这年纪的青年男性难免有些比较做作的特性,而他自己的做作特性,讲好听点是沉着寡言,讲难听点是有点爱装酷,这间接导致了他的交际圈没那么活络,包括系会的那位朋友在内,所有朋友都是因为「刚好坐很近」之类的原因才有了交情。
    双眼微瞇,他思考了起来。
    一群学妹围着自己叽叽喳喳,以一个学长、一个青年男性的身份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讨厌的事情,这群学妹中也没有特别丑怪之人,甚至可以说是都颇亮眼的,系会那位朋友必然不可能对此感到不耐。
    因此,会突然叫这群学妹把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,或许是那位朋友正有别的事情要忙,但估计恶作剧的心态也有着不少。
    他在心底苦笑,既然那位朋友都一番「好意」了,不好好维护一下自己身为学长的尊严怎么行呢?
    实际上,他跟一些教授颇熟也是事实,推荐他并不算错,既然学妹们都过来了,以学长的身份提出建议也没什么大不了,而且暂时有种众星拱月的错觉,也是足够让人飘飘然一下。
    直到他讲了个段落,这群学妹离去之时,那位女孩在他心中依然只是个大众脸,连她在对谈过程中插了哪些话也没印象。
    然而,日后回想起初次相见的情景,女孩的形象反倒清晰起来。
    一头简单俐落、长及腰后的马尾。
    离小麦色这么深可能还有点距离、但依然极富健康光泽的肤色。
    脆铃般的开朗声线,还有一双时而眨呀眨、时而笑弯了的眼眸。
    事实上,最初他心中理想的伴侣形象,跟那位女孩之间是颇有一段差距。
    容貌可爱、身形娇小、话不多、内向羞怯、温柔体贴,感觉有如小鸟般需要呵护,如娃娃般惹人怜爱,最好是喜爱阅读,彷彿永远住在图书馆内的公主……
    这才是他理想的类型。
    当然,他没傻到认真的以这种梦幻规格去物色对象,这个形象用来自娱的成分还比较高,他在感情上仍是随缘主义。
    然而,真正走入他生命中的那个女孩,与理想的类型差异之大,倒是也令他自己微感讶异。
    身材方面,理想中的娇小身形,是出于他想享受小鸟依人的感觉,在他处男时期一直以来的性幻想内,也常常出现如火车便当之类女方越娇小越好的体位,即使他很少有固定明确的性幻想对象,但将女方紧紧抱住,使对方除了自己身体以外完全得不到任何支撑,兇猛抽插至怀中人儿娇声求饶,常常是他自慰最后关头的脑内重头戏。
    倒不是说那位女孩就高得有如模特儿甚至金刚芭比一般,只不过,他自己的身高约一七六左右,而女孩身高逼近一七零,当两人站一起时,看上去虽然还是很登对,但跟他梦想中的类型确实不太相同。
    性格方面的差距就明显了,那位女孩开朗、活泼,彷彿天生就该以草地和阳光为背景,虽然不是特别突出的运动健将,但她确实有着一副看起来就很适合田径运动的匀称身材,只是那位女孩从来没有刻意往这方面发展,是否真有如此潜力也因而成谜。
    容貌上,由于梦想中的类型只是个空壳,并不存在真正的比较对象,只是大概上以「可爱」的概念为主,或者该说是气质与容貌共同营造出的氛围。
    无论如何,要说那位女孩给人第一印象的关键字,通常不会是「可爱」,比较适合的形容词,大概是「英气」了吧。
    不是属于组织领导者的那种气势,那位女孩基本上没担任过什么领导干部之类的职责,她的英气比较接近运动员的自信,一股飞扬欢跃的精神。
    日后他曾悄悄在心中给自己打了个比方。
    过去,他梦想着将公主拦腰抱起。
    最后,却是与女骑士的手紧紧相握。
    关于那位女孩的种种特色,此时他自然还一无所知。
    开始真正对那位女孩留下印象,是在初次见面的两个礼拜后。
    当天傍晚,他下课后骑着机车要返回租屋处,路上会经过小吃街,这也是他固定打牙祭的场所。
    「呃……学长?」
    站在摊子前,正等着今天晚餐的他,闻声转头,对上了女孩那有着些许不确定的眼神,女孩面色红润,几缕髮丝被汗水沾黏在额头旁。
    他快速回想,从脑海中翻出这两个礼拜前略有印象的面容,这才笑道:「喔,学妹啊,你也来买晚餐?」
    「还好没认错人。」女孩微耸的肩膀在此时也鬆了一下,展开笑容,继续回答:「是啊,反正顺路,我想就乾脆把这条街上的东西都吃一遍,看能不能在这学期内吃出心得啰。」
    「嗯,这可是大工程,其实当初我也想过,但吃一半就固定只吃几家了,到现在都还没完成伟业呢。」他说着说着,同时咀嚼着女孩方纔的话语,顿时生出一股疑惑,遂好奇道:「等等,顺路?你没住校内啊?」
    几秒的停顿,女孩似乎在想些什么,而后回应:「是啊,我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了。」
    「这样啊。」他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「没住过校内宿舍是有点可惜,我住了一年,跟别人一起住难免有些绑手绑脚,但也是满有意思的经验,上课也方便。
    二年,但提早住外面也不错,反正二年级以上要抽到房间也难,像我这学期开始三年,也是可怜兮兮的被踢出来啦,手气太差。」
    女孩食指轻抵下巴,微微偏了偏头,笑说:「不太对喔,学长,你的手气已经很好了。」
    「喔?」
    女孩嘟了嘟嘴,续道:「我本来也是想住校内,便宜嘛,可是……就没抽到了,只好出来住啰。」
    他也张口讶异:「没抽到啊?那还真的是有够倒楣。」
    一般来说,抽选校内宿舍床位时,一年级生大多有保障名额,不过确实是有少部分人依然抽不到。
    「所以啰。」女孩垂耸了耸肩表示莫可奈何。
    老闆快将自己的晚餐弄好了,他掏出钱包,看女孩似乎没有骑车,就边拿钱边低头说着:「你有车吗?需不需要我载你一趟,如果是在这条街上,不至于骑去大马路的话,不戴安全帽也不会被逮啦。」
    这句问话后,女孩又是数秒的沉默,当他付好帐并拿到晚餐,女孩才缓缓点头说:「那……就麻烦学长一下了。」
    等女孩也买好晚餐,跨上早已发动就绪的机车后座,听女孩报出大概位置,前坐的他讶异道:「你住在那里?用走的去学校要半小时……不,搞不好要更久吧?我也住那附近,可是我有机车,但你……」
    后座的女孩苦笑道:「我不喜欢住在太热闹的地方,这边都是店家对吧?当初就很快的跳过这边,不小心就越走越后面了,正觉得好像有点太远时,刚好看到一个价格、设备各方面都很中意的房子,犹豫一阵子后还是决定住下去了。虽然有点远,不过也还好嘛,早出门个一小时就ok啦。」
    「这样啊……」
    骑车上路后,他在心中想过,要不要提议以后帮忙载她上下课?
    不过这想法很快就打消,一来是太过唐突;二来,这时的他也不是特别有打算追求这位女孩,今天提议载她一程只是随口问问;三来,课程未必配合得上,今天刚好同时下课,不代表週一到週五都是同时上下课。
    骑到半途时,他数次注意后照镜,看着后面的女孩。
    不是刻意想欣赏女孩的容貌,而是……确认女孩有没有掉下车。
    因为他背后几乎完全没有跟人接触的感觉,女孩手没搭上他的腰或肩,代表女孩是抓着车后拉桿以保持平衡,这还正常,但此外他整个后背也完全没有丝毫感触,幸好车子还是有感受到重量,才没让他以为自己载了个幽灵学妹。
    许久以后,跟女孩闲聊时,他才知道,当时女孩是整个人都往后挪,屁股几乎都压在女孩自己正握着拉桿的手上,就是因为不想跟他太亲密的接触,导致女孩选了这样彆扭又不舒服的方式来乘坐。
    并非对他印象不好,由于最初见面时有充分表现出可靠学长的态势,在刚入学这短短期间所认识的人中,女孩对他的感觉已经算是不错了,否则路上看见时也不会靠上前攀谈。
    虽然看上去好像是大剌剌的性格,初次在外独自居住的女孩其实还是充满了戒心,即使一开始是女孩主动对他打招呼,但是,当他问起女孩的住所、以及提议送她回家时,女性的防卫意识便油然升起。
    若非因为当天刚好有体育课程,比较疲累,机车成为了很大的诱惑,不然女孩当时是认真考虑拒绝的。
    毕竟『新的学妹』等于『学长们的猎物』已经是一种常识般的普遍印象。
    送女孩到目的地后,没再多聊,女孩挥手道别后便走进了巷口。
    之后几天,他没再碰上女孩,也很快的将这段偶遇给淡忘。
    不过,两人本就是同一系的学生,即使没在校外偶然相遇,在校内依然很有可能碰面。
    某一天傍晚,当天的课已经上完,他从课程进度中嗅出了预兆,估计之后即将要用到一些参考书籍。
    根据经验,等老师宣布才跑来图书馆找的话就太慢了,很可能已经被人借走,到时候要嘛是到处找人借来影印,要嘛是砸钱买书,不然就是网路上乱抓些谁都找得到的资料交差,再被这位还算严格的老师给打个低落的分数……
    与其落入这些窘境,不如先下手为强才是正道。
    所以他来到了图书馆,也因此看见了坐在角落桌上的那个身影。
    只看背影,不能够百分之百确定对方身份,他走到对方的斜前方去,才终于看清脸孔,在此同时,对方视线也从桌上的书本抽离,抬起头来。
    「啊,学长。」女孩愣了一下。
    与上次见面不同的是,这次女孩脸上还带着一付黑框眼镜。
    「嗨,你来找书啊?」
    「是啊。」女孩满脸堆笑,双手在桌上的书页旁蹭来蹭去,似乎有点想将书给藏起来,但又强迫自己表现得淡然自在。
    从女孩背后走来时,他已经大概辨识得出,女孩正在看的是爱情小说之类,那些书籍也是放在这层楼。
    女孩是一方面对于自己看的书略感羞涩,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该大大方方的,看这些书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两股矛盾的想法同时产生,因而一时之间有了手足无措之感。
    看到女孩微妙的动作,令他颇觉莞尔,又不是不知轻重的国中生了,就算是男生看言情小说也没人会说什么,何况一位正符合此类书籍读者群的少女呢?
    他也没不解风情到硬是揪着人家桌上的小说当话题来谈,而是略略转头,看向女孩桌旁的一叠书籍,这些书跟女孩正在读的小说不同,一看就知道是跟课程有关的书类。
    显然女孩原本就是来找这些书,找齐后才拿另外有兴趣的小说来看。
    「你们今年这么快就要用到这些书啦?」
    他微微皱起眉头,这些书很多都是他去年用过,甚至还有当初他想找时已经被借走的书,这女孩倒是找得很齐全,但以他的印象,现在开学才过几个礼拜,应该还没到用得上这些书的时候。
    「前几堂课时,老师就有提过可能用上的书单,学长你不是建议我们书早抢早赢,借来了还能影印关键资料给朋友们一起用吗?今天我特别带了袋子来,就是想先借回去慢慢看啰。」
    女孩以手指弹了弹挂在椅旁的大帆布袋,脸上漾开了笑。
    「唔……」
    他有些讶异,当时建议虽然都讲得很认真,但以他过来人的角度来看其实都是老调重弹,隐约记得,自己入学时同样听学长学姊讲过这种话,他以前也没真的放在心上,后来才慢慢掌握住课程上的步调。
    眼前这女孩,在当初来提问的那群学妹中好像不是最热心、也不是讲最多话的人,若非之前载过女孩一程,今天踏入图书馆时大概还不会认出她,想不到这女孩真把他当初的话完全听进去了。
    「其实也不用那么早就把这么多书都……」他抿了抿嘴,停顿一下后又说:「嗯,有那个心的话,早点看也不错啦,如果看熟了,有些报告甚至不用看着书就能做出来,就算要翻书比对资料时也容易很多。」
    「对呀对呀。」女孩一个劲的点头,同时用自以为不会被注意到的手法,将参考用的书籍压在爱情小说上。
    他看在眼里,只是兀自一笑,接着再问:「不过,这么多书,你要今天就通通提回去?你家不是很远?」
    女孩轻轻摇头,说:「这些还不是全部,我也知道路途比较远,已经分批选书了,明天我还要再来借呢。大学的图书馆真好,一张卡可以借这么多本,比我家附近的乡立图书馆好太多了。」
    「不会太重?」
    「这个嘛,我刚刚有估计一下重量,应该还过得去……我是觉得,分太多次借的话也很麻烦啦。」
    听女孩的话语,他不置可否。从那叠书的厚度看来,说重是也没重到提不回去的地步,不过若拎着走上半小时到一小时路程,必然仍是相当的负担。
   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女孩取下了脸上的眼镜,开口说:「肚子差不多饿了,学长,我先回去啰。」
    女孩将桌上的书本放在帆布袋内,準备拿去柜檯借取,至于那本看到一半的小说,她拿起来后犹豫了一阵,最后还是一起放进袋内,打算借回去看完。
    与女孩道别后,他也走进书架之间,寻找自己想找的书。
    想找的书不是很多,但有几本比较难找,着实花了他一段时间,然而找到一半时,他突然停步,低低的「哎呀」了一声。
    这么简单的事情,居然现在才想到。
    刚才是不是该提议载她回去?
    现在才追上去问,会不会很怪?他也有点犹疑,但心中浮现女孩提着那大袋书籍一步一步走回去的画面,他便先放下手上书本,快步追了出去。
    不太意外的,女孩早已离开。
    既然知道她家大概的方向,路上还是有机会碰到,如果现在马上追出图书馆外,甚至可能在她离开校门之前就找到她。
    但有必要这样吗?
    想了想,他还是决定算了,这时毕竟仍未产生强烈的好感,有机会跟学妹拉近关係是不错,但既然时机已逝,他也懒得再特别追上去。
    刚才学妹有没有期待过自己主动提议载她呢?又或者刚好相反,她是因为想避免这种提议出现才迅速离开?
    事到如今也不得而知了,或许自己刚刚错过了大学生涯的某个重要交叉点也说不定呢?他开玩笑的在心中想着,倒也不是很介意,便回到楼上,继续把想找的书给找齐。
    众所皆知的,所谓缘分,最是无法捉摸。
    女孩离开后,他不但没有一找到书就立刻追上去,却是反过来,更加慢条斯里的在书架间晃蕩,还翻了本小说。
    刚才自己没有提议载她,现在骑着车从她后面追上,在人家走了好大段路后才要载人,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虽然说,装做没看到而直接骑过去也是一种方法,但他还是决定乾脆待久一点,估计不会半路碰到之后再回家。
   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。
    骑车离开学校后,他仍然遇见了那位女孩。
    而且是在小吃街的路口,离学校的距离还是很近。
    那女孩并非独自一人,她跟一群约六、七人的男女站在一起,正在一家豆花店的门口聊天。
    去打个招呼,还是直接离开?原本準备选择后者,但正思考的当下,那女孩的视线刚好转往他的方向。
    其实,这时候还不确定女孩有没有注意到他,很可能只是目光刚好往这方位扫过去而已,但他还是放弃了视而不见的打算,让车在那群人旁边停下。
    「啊,学长。」
    首先呼唤出声的并非那女孩,那群人中还有当天来问问题的其他学妹。
    另外他也远远就认出了,其中几个男的是跟自己一样二年级的同学。
    原本就不算太有交情,加上选修课程变多、同班同学之间的相处密度降低,他跟这几个男的实在算不上熟悉。但毕竟是同学,跟他们也没啥过节,不至于没话好谈,他还是稍微与这群人聊了一下。
    依据谈话内容,加上原本对这几位同学的了解,他大致上已经明白,现在是几个二年级的学长带一年级学妹出来吃晚餐。
    校内也有学生餐厅,口味时好时坏,价钱倒是绝对比外面便宜,有不少新生在此之前都是在学生餐厅解决三餐,对于小吃街还不太熟悉,几个二年级的学长便约了比较熟悉的学妹出来,向她们介绍附近各个店家的特色。
    当然,更重要的原因是趁此与学妹们拉近关係,这点不但他知道,恐怕那群学妹们也大概晓得,但这毕竟是正常的交流活动,学长带学妹到人潮滚滚的街上吃晚餐,毫无危险,自然也不会让学妹们感到不安,而且他知道这些同学也有着很正当的动机,例如拉人进社团之类。
    更严格的说,这只是众人试探彼此的前奏曲,未来有没有发展机会就从现在开始探索。
    但那位女孩并不是与这群人一道的。
    一方面是方才在图书馆内交谈过,女孩手上也还提着有够重的一袋书;另一方面是,女孩现在似乎有些窘迫。
    一直以来,他并不认为自己很懂得察言观色。
    但今日,此时,不知为何,他却很快就从现场状况观察出一些端倪。
    并不是什么险恶的气氛,一群人都是很愉悦的交谈着,讨论待会要吃什么,吃完后有什么行程之类,那位女孩也笑着跟另一位学妹谈话。
    在他眼中,却隐约觉得那位女孩的笑容透露出一股为难的心情。
    与女孩交谈的另一位学妹,也是之前跑来问问题的其中一人,印象中似乎还是说了最多话的一位,她们应该是朋友,目前正在极力邀请女孩参与晚上的行程,大概要去夜唱之类的。
    女孩已经拒绝了,但是与她乍看之下似乎直来直往的气质不同,那是温和、委婉、甚至可说不太明确的拒绝。
    而那另一位学妹也没发现女孩眼中的难色,似乎认为说服对方只是时间问题,眼看那另一位学妹就要準备再度开口--
    「啊,对了!」
    鬼使神差的,他未经细想,抢先对女孩说话。
    「学妹啊,今天要不要也载你一趟,那些书还是蛮重的,反正我顺路嘛。」
    话一出口,他才惊觉这有些问题。
    与上次不同,这次是当着一堆人的面说要载她回家。
    学长顺路载学妹一程,虽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不至于直接被谣传成两人已经上床了之类,但也有足够成为八卦嚼舌根的潜力。
    女孩望了过来,看不出视线中的意味是疑惑、讶异、犹豫、或其他的什么情绪,这短短时间内她大概也想了很多。
    片刻后,在另一位学妹提出任何形式的疑问之前,女孩点头了。
    「那么,今天也麻烦学长啰。」
    这一次,女孩依然双手抓着车后握柄,但没有那么刻意的保持距离。
    或许戒心也有减低,主要的原因是她神情黯淡,正在想些其他的事情。
    「是这里吧?」他还记得上次送她到达的地点。
    后座的女孩却没下车,而是开口问:「学长,你今天没要买晚餐吗?」
    「啊。」他闻言也是一呆,而后笑笑:「刚刚忘记买了,没关係,我骑回去再买就好。」
    「学长你喜欢吃豆花吗?」又是个突如其来的问题。
    「咦?呃,还好,不是很常吃,偶尔也会去买一份啦。」
    「那个……我买了两份豆花,我一个人吃两份会觉得太腻,学长你……虽然这应该不能当正餐吃啦……学长你要不要帮我吃一份?」
    「嗯?」
    除了本来就提着的大帆布袋外,刚才女孩手上还拎着一小个塑胶袋,上车后就一起放在脚踏区,此时他才注意到,那个塑胶袋内是两碗豆花。
    莫非……女孩特意买了两杯,就是期待跟他一起吃?
    当然不是。
    路灯下,两人并未各自回家,而是坐在公园的凉亭中。
    好一段时间,凉亭内只有塑胶汤匙碰撞纸碗、以及吸吮豆花的声音。
    他知道女孩的心情不是很好,想开口聊天,又不知从何聊起,最后很勉强的从女孩借的那堆书开始谈,胡乱扯了些课业上的建议之类。
    以现在的气氛来说,这显然是非常烂的主题,根本无法让对话活络起来。
    然而,正当他因为话题枯燥而有些垂头丧气时,却听到女孩莫名的轻笑一声。不知道这笑声是什么涵义,但在这之后,也不用他问,女孩就主动聊起了自己的事情。
    从小到大,学校生活里总是充满了各种小圈子,女生的状况还比男生更严重,这位女孩一直都很不喜欢这种状况,对于两群、甚至数群人之间勾心斗角、冷嘲热讽的状况感到非常烦闷。
    上大学后,远比国小到高中开阔的世界令她眼前一亮,积极的与一群女生成为朋友,以这位女孩的条件来说也并非难事。
    只是,她担心的事情,依然很快就要发生了。
    其实目前尚未产生任何排挤、对立的状况,但她敏感的注意到,各种小圈子已经渐渐成型。
    这还没什么,女孩也没傻到认为大学就不会有这种状况。不过,眼看学期初时还常常聚在一起的新朋友们,现在的交流就明显有了隔阂,女孩已经预料到往后即将出现的种种摩擦,心中倍感黯然。
    今天一直想邀女孩一起去玩的那另一位学妹,本来是新朋友们之中女孩最有好感,也最投缘的一位。然而,女孩不太习惯一伙人出去玩通霄,那位学妹却已经爱上这种感觉。
    听女孩说到这里,他也大概明白女孩的心情了。
    据他的了解,那几个跟他一样二年级的男同学其实没啥不良背景,人也还不错,只是比较爱玩,跟他们去夜唱、玩通霄之类的,倒也不至于就会变成太妹,或是被直接灌醉了搞上床之类……至少暂时不会。
    以大学生来说,这本就是常见的活动,连他自己都去过几次,只是兴趣不大,后来没再跟那群人一起出去过,对方明白他不是同一挂的,所以刚才也没不识相的邀他一起来玩。
    今天的事情,大家都和和气气的,应该不至于变成争端,但女孩已经开始体悟到,两方的圈子有所差异,她跟那另一位学妹之间,可能无法成为推心置腹的亲密好友了。
    那碗多出来的豆花,本来也是为那另一位学妹而买。
    最初,那另一位学妹并非跟整群人出来,而是单独在路上与女孩相遇。
    刚好旁边是女孩日前试吃过,很喜欢其口味的一家豆花店,女孩想介绍给那另一位学妹吃,决定请客一次,就先买了两碗,但她买了之后都还没提起这件事,那群人就来了,女孩这才知道那另一位学妹是跟人约好在路上见面,随后也没机会把豆花交给对方。
    也因而有了凉亭内的这场聊谈。
    「啊,对不起,越讲越多。」
    女孩吐了一下舌头,歉然而笑。
    「应该是我在自寻烦恼啦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或怪事,也没有吵架之类的,我却因此而心情不好,也太莫名奇妙了一点,呵呵。」
    「并不会莫名奇妙啊,我有时也会想过类似的事情。说起来,我们现在本来就是会想很多的年纪,对吧?把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就不去探究的话,才有问题。多想多思考,应该不是坏事啦。」
    捞起一匙豆花,他不急着吃下,而是看着女孩。
    「大学嘛,出社会的前置舞台,就像你说的,大学远比国小到高中的阶段更为开阔,人际关係的变数也更大,你能观察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并有所心得,那就是学到了,也就是赚到了,带着这份心得去看人,说不定就能让你找到更加投缘的好朋友。」
    女孩盯着他,缓缓说:「好像……听辅导老师之类的人在说话。」
    「呃,是吗。」一口豆花含在口中,他连忙吞下。「不好意思,那个,所谓学长的派头啊,不知不觉就开始装老成了,越讲越八股。」
    女孩摇了摇头,说:「道理来来去去都是那样,但是八股不八股,还是要看人讲。我觉得……你讲得很好。」
    「喔、这样、嗯、那就好。」
    这女孩拒绝别人时虽然委婉,夸奖起人倒是很直接,这下反而换他不知道该讲什么,只能闷着头继续吃。
    「找到……更加投缘的……是吗?」
    女孩低低喃念,除她自己以外没人能够听得详细。路灯从侧后方照来,使其面色难以看清,却似乎能望见那双眼瞳中的晶莹剔透。
    之后这段时间,女孩还挺忙碌的。
    迎新宿营,新生篮赛,还有在下学期才开始但上学期也要先行準备的啦啦队比赛,以女孩的形象来说自然会优先受到邀请,而她也毫不推辞的投入到各项活动之中。
    正如先前他的预料,由于繫上男生比例略为偏少之故,篮球赛跟啦啦队确实有向以二年级为主的高年级生徵集人手,但需求量不大,几位跟系学会关係比较熟的男生自愿帮忙后,人手就已足够,因此没有把他扯入这片热闹之中,他也乐得清闲。
    至于非比赛性质的迎新宿营,他本来考虑过,要不要看在女孩的面子上去参加,不过一想到自己这种学长级的去了一定会帮忙做很多幕后与筹备,他也就却之不恭了。
    他唯一有做的,就是在女子组的各场篮赛上为自己的学系加油。
    或者严格的说,为那位女孩加油。
    篮球场上,那位女孩的表现不见得特别惊艳,但至少也交出了中规中矩、不至于让人失望的成绩。最后,繫上女篮的总成绩到第四名,没能挺进前三令女孩有些遗憾。
    无论篮球赛的心得,迎新宿营的过程,或是为了下学期啦啦队比赛而做的筹备活动,女孩全都分享给他知道。
    这是因为,虽然没有固定约好时间,但只要校内遇到、或路上碰见,当天两人就可能顺势一起吃个饭,并由他顺便载女孩回家。
    有趣的是,他这段时间才知道,原来最初载那女孩下车的地方,离租屋处其实还有三条巷口的距离,这是当初女孩戒心仍高时所预留的一个小小心眼。
    偶尔,他们也会带些点心之类的,到公园的凉亭中边吃边聊天,这里离学校比较远,会来公园逛的大多是当地居民,晚上时比较少人,而其位置正在住宅区内,虽然公园内没人,附近倒是有许多居民出入,也比较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    这里并不隐密,不适合热恋中的情侣毛手毛脚,但对于现阶段的他与女孩来说,这倒是绝佳的约会地点。
    说是约会,其实,一开始他并没当这算是约会。
    他并非不晓得自己跟女孩的关係正越来越密切,只是觉得,既然跟女孩的相处颇为愉快,就顺势让状况发展下去也不错而已。
    至于有没有机会更进一步,他多少也是有所期待,但还没想得那么深,也尚未认真的以追求女孩为目标。
    他认为,两人之间离那一步还相当遥远,搞不好到最后还是变成万年好朋友也不一定。
    令他心态改变的,只是又一次平凡无奇的相遇,一个普通至极的画面。
    那一天,他再度造访图书馆,上楼之时就在想,该不会又遇到那女孩吧?
    走出楼梯,还真的看到那女孩就坐在桌前。
    这次,那女孩没有带着大帆布袋,桌旁也没有摆一堆课业用的书,反倒是叠了一叠小说,显然是专门为了看书而来的。
    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桥段,女孩闷着笑了,肩膀随之抖动几下。
    那头长髮,现在并未束为马尾,而是直接放下,从女孩右侧肩膀往她身前聚去,露出了相对而言特别白皙的后颈。
    从背后看不到,但他晓得,此时的女孩应该也带着眼镜,她有点近视,虽然平常都尽量不戴眼镜,但专心看书时她还是不得不拿出眼镜戴上。
    望着女孩的背影,他开始往前走,不是直接走向女孩,而是往侧边绕去,从有点距离的位置看着对方。
    他突然想起来,自己那梦中情人的标準。
    跟女孩相处的这段日子以来,他曾经悄悄将对方跟自己理想的标準对照一下,虽然颇有相差之处,他也没有很在意,只是觉得这个反差很有趣,并未因此产生其他或好或坏的额外想法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好看的av作品_百度云资源少女AV种子_幼幼做爰AV视频_免费av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